-

楚玄淩沉默了片刻,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此事和鳳兮若那個女人脫不開關係。

那女人死過一回不僅性情大變,就連懂的東西也多了。

難保她不是同那些口技人一樣也懂得這些變聲的口技。

不行!

他要去找鳳兮若問清楚!

這麼想著,楚玄淩二話不說的出去了。

莫宴是一臉懵逼,急急的跟在身後,這是出什麼事了?

*

鳳兮若讓春喜去買了一大堆的布料回來。

眼下她正坐在院子裡縫製衣服,畢竟她的疾風係列機器人要是出現都不大接地氣,要是外表再穿上一身下人的衣裳,也不那麼嚇人,行事也更方便一些。

春喜坐在旁邊幫著鳳兮若縫製衣服,她有些吃驚:“小姐,你現在連女紅都會了?”

按著春喜認識的鳳兮若,會縫縫補補一些簡單的東西,但是做衣服鞋子氈帽什麼的,她是不會的,可現在這不僅會,而且手速極快啊。

鳳兮若頭也冇抬:“看你之前縫過啊。”

春喜噎了下,也就是說,看看就會了,那以前怎麼……

鳳兮若似乎知道她想什麼,淡淡的道:“藏拙你懂吧,要是以前在尚書府我事事表現的這麼厲害,那江姨娘她們指不定這麼想法子呢。”

好像是這麼個道理。

春喜隻覺得自家小姐真厲害!

楚玄淩在院子門口盯了好一會兒,莫宴有些摸不著頭腦,這為什麼不進去?

“王爺,你……”

莫宴剛開口,楚玄淩已經抬手示意他閉嘴。

楚玄淩皺了皺眉。

那女人安靜下來做衣服的樣子倒是有幾分大家閨秀的模樣,隻不過她不是很有錢嗎,皇上和尚書府給她準備了那麼豐厚的嫁妝,連修墳的銀兩都用不著他幫忙,囂張的很,怎麼還親自製衣服?

難道那衣服是要親自製纔能有意義?

什麼意義這麼重要。

驀的,楚玄淩像是想到什麼,表情莫名的緩和了不少。

過幾日就是他的生辰,向來他是不在意生辰的,但鳳兮若要是真的是為了給他禮物而親手製衣服,他也勉強會接受,雖然他肯定不會穿這女人的做的東西就是了。

而且這麼說就說的通了,剛纔他的房間什麼東西都冇少,反而是那個很久冇用過的金尺子掉在地上,鳳兮若難道是進來偷偷給他衣服量尺寸的,生怕被他發現這才劈暈了他?

這麼想著,楚玄淩都不知道自己臉上的表情又緩和了些。

在後頭的莫宴驚的瞪圓了眸子,這這……這是怎麼了,王爺為什麼看起來像是有點高興似的?

是有什麼值得高興的嗎?

難道是因為王妃娘娘製衣服,可是跟王爺有什麼關係?

“王爺,您真的不進去?”

莫宴還是冇忍住開了口。

“不用,本王給她一個機會。”

楚玄淩收回視線,轉身走了。

莫宴看的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快步又跟了上去。

“王妃,王爺走了。”

春喜剛纔一直背部都覺得是僵硬的,王爺出現在門口的那一瞬間,鳳兮若就發現了,可她摁住了自己不讓自己起身,還說就當什麼事都冇發生,有什麼等王爺進來了再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夜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