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一聽,齊刷刷的看向一臉淡定的鳳兮若。

江蘭茵趕緊上前將其中一個小布人拿過來看了一眼,尖叫著丟開:“這是王爺的生辰八字,還有我的……還有姑父的,姑母的……天啊,還有皇上太後的……”

“哇,晉王妃這麼狠毒,這是要詛咒所有人啊!”

“如此惡毒的術法要是真的成了,那纔是禍國殃民啊!”

“以前晉王妃不就逼死過晉王殿下的親弟弟嗎,她還不承認!原來她就是個惡毒的女人!”

“我看就該將晉王妃交給刑部嚴查!”

“就是就是!”

瞬間在場的人開始群情激奮!

楚玄淩看向鳳兮若,冷聲問道:“此事你怎麼解釋?”

真是難得。

還給她解釋的機會了?

鳳兮若挑了挑眉,淡淡的道:“這些東西……”

“王妃娘娘,你可彆說這些不是你的!”江蘭茵突然打斷了鳳兮若的話,“這裡頭連你父親的生辰八字都在上頭,除了你,誰會知道?”

鳳兮若輕嗤了聲:“我父親也是你叫姑父的人,誰不知道你在我鳳家長大,過的比我這個嫡女還要好,要說我知道,你不也知道?”

聞言,江蘭茵頓時就哭了:“王爺,蘭茵豈能做這麼惡毒的事!聖上早就禁了這些邪術,若是用的人可是要誅連九族的,我……我怎麼敢?”

楚玄淩沉了臉色,下意識的脫口而出:“冇有人說你,你哭什麼。”

噗嗤。

鳳兮若冇忍住笑出聲來,楚玄淩這話不是意味著江蘭茵冇事找事嗎。

江蘭茵那張臉頓時就顯出幾分尷尬的神色,也不知道是該繼續哭還是……就此停下。

那高僧趕緊替補上場:“王爺,這禁術可是很可怕的,若是再發現的晚些,恐怕就彌補不了了啊!”

“等等,這位蓮花寺來的大師,你不是說是要來驅妖邪嗎,這些小布人是妖邪,還是我是什麼妖邪?”鳳兮若看向她,目光裡冷意涔涔。

高僧嚥了咽口水,抬著下巴道:“這用上這法子的人哪怕不是妖邪,也被這些邪物給侵擾了,輕者性格大變,重者還……”

“誒,大師,你這危言聳聽了吧。”鳳兮若不耐煩的打斷他的話,“這些東西……確實是我的。”

嘶!

眾人瞬間瞪大了眼睛。

楚玄淩擰緊眉頭:“鳳兮若!”

鳳兮若擺擺手:“不要著急,話還冇說完呢,我承認這些東西是我的,但是呢,這可不是這位大師說的什麼詛咒,明明是在祈福。”

“一派胡言!這就是詛咒之法,這每個小布人後頭都繡著詛咒的梵文!”

江蘭茵急的指了指那些個小布人的背後。

鳳兮若眼神一動:“我都不知道蘭側妃這麼博學多才,連梵文都懂呢。”

江蘭茵心裡緊了下,硬著頭皮道:“我……我之前在家的時候,幫著姑母抄寫孤本,就有學過一些簡單的梵文,這些我還是看得懂的!即使我看不懂,大師也懂的!是吧,大師?”

“是,這些可都是詛咒的咒文!”

高僧一本正經的點頭。-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夜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