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侯爺,這麼明顯的栽贓嫁禍你還看不出來,你真是白瞎了平津侯和夫人這些年對你的關愛!王掌櫃說了,那姑娘巳時的時候去的文星坊,巳時,我已經在平津侯府的前廳坐著了,當時我所有的首飾都在身上,我為什麼還要派自己的婢女去弄一套假的?”

鳳兮若輕嗤了聲。

“這,這這……”

蕭溟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反駁,他隻覺得生氣,難道真是有人冒充鳳兮若來戲耍他,到底是誰吃了這麼個熊心豹子膽!

楚玄淩聲音清冷的道:“平津侯,此事你怕是要給本王一個交代了!”

聞言,平津侯嚇了一跳,抬手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飛快的回頭看向剛纔收拾鳳兮若脫下來的首飾拿去清理的婢女:“你怎麼搞的!晉王妃的耳環去哪裡了,為什麼到你手裡成了個假的!今天的事是不是你做的!”

婢女嚇得砰砰砰的磕頭:“奴婢不敢奴婢不敢,奴婢也不知道怎麼就成了……”

“拖下去亂棍打死!”

平津侯怒吼。

鳳兮若翻了個白眼,怪不得把兒子養成這樣,這老子動不動就打死人,連原因都不找,能是什麼好東西,她看著婢女就要被拖下去,淡淡的開了口:“等等!”

婢女哭著朝鳳兮若道:“王妃娘娘,奴婢冇有做,不是奴婢……”

“你想要證明不是你,那本王妃問的話,你就要好好回答,不能有一絲一毫的隱瞞,不然就是你嫌疑最大了,懂嘛?”

鳳兮若輕聲的道。

婢女連連點頭。

鳳兮若沉默了片刻問道:“從你將本王妃的首飾拿到手,你有冇有交給任何人,或者有任何人碰過,你好好想想,這事關你的性命。”

“是。”

婢女渾身顫了下,緊張的捏了捏手。

半晌,婢女像是想起什麼,突然開口,“奴婢冇有交給任何人,隻是……隻是拿出去的路上撞到了程將軍府上來的婢女,東西……東西掉地上了,她幫著奴婢撿起來了,這也算是碰過吧?”

程將軍府?

楚玄淩和鳳兮若雙雙蹙眉。

平津侯夫人沉著臉色冷聲道:“少在這裡胡說八道,程將軍一家子都不在城中,府上隻有大小姐在養病,他們這會兒派了人過來給我們回京慶賀,難道還會來換晉王妃的東西嗎!我看就是你這個小賤婢乾的壞事,想要勾引溟兒上位,卻又不敢,這才借了王妃娘孃的身份!”

“冤枉啊!夫人!冤枉啊!”

婢女連連的磕頭,“夫人,奴婢真的冇有啊啊……”

“哼!我看也冇有冤枉你,來人!將這賤婢給我……”

平津侯夫人的話還冇說完,鳳兮若已經開口:“夫人,今日不宜殺生。”

聞言,平津侯噎了下,鳳兮若看得出來,平津侯府並不想徹查此事,畢竟此事要是徹查出來,丟人的也是他們的兒子罷了,還不如趕緊找個人來頂罪,這事兒就算過去了。

但鳳兮若既然這麼阻止了,平津侯夫人也順著台階就下來了:“看在晉王妃的麵子上,今日不打死你,但是我們平津侯府也容不下你了!趕出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夜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