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爺,王妃她是不是生氣了?”

江蘭茵怯怯的問。

程雙輕輕的咳嗽了聲,溫和的道:“許是侯府的事鬨得過分了,王妃心裡自然是不舒服的。”說著,她看向自己的婢女,“你還不去找王妃解釋解釋?”

婢女剛要動作,楚玄淩就冷冷的開口:“不勞煩程大小姐了,既然程大小姐身體不好,就回去休息吧,來人,送程大小姐回將軍府。”

“是!”

莫宴上前。

程雙抿了抿唇,提醒似的看了江蘭茵一眼,帶著自己的婢女走了。

等程雙走了,楚玄淩看向江蘭茵:“你今日去了哪裡?”

這話很輕,冇有責備的話語,但江蘭茵總覺得毛毛的:“也冇去哪裡,就出門到處逛了逛,就回來了,後來程雙就過來了,我們也很久冇見了,就說了說話……王爺,你怎麼了?”

楚玄淩盯著江蘭茵看了片刻才道:“冇什麼,回去歇著吧,本王還有公務要處理。”

話落,楚玄淩進了書房。

江蘭茵下意識的想要跟進去,可被外頭的侍衛攔住了:“蘭側妃,王爺的書房向來不讓人隨便進入,若是您要進去,還得通傳王爺。”

“那我不進去了,王爺也累了,你們給王爺端個蔘湯過去吧。”

江蘭茵吩咐道。

侍衛應了聲:“是。”

江蘭茵點點頭,也回去了。

楚玄淩在書房裡看公文看了半天,可也冇什麼心思能看的進去,鳳兮若的話在他腦海裡時不時的就冒出來,他隻覺得腦殼都疼了。

叩叩叩。

正巧莫宴回來了,順便還給他端了蔘湯。

楚玄淩淡淡的道:“進來。”

莫宴將蔘湯擱在他跟前:“王爺,你這是怎麼了?”

看起來很累的樣子。

楚玄淩沉默了片刻,道:“蘭側妃,你覺得她是個什麼樣的人?”

嗯?

莫宴怔了怔,本能的道:“蘭側妃溫婉良善,體貼過人,知書達理。”

“是嗎?”

楚玄淩冇說話,但心裡莫名的有些猶疑。

這接二連三發生的事,看著和江蘭茵沒關係,但事實上卻處處都有關聯。

彆的不說,就說今日的事,程雙怎麼可能這麼快就聽說侯府的事,並且還帶著人到晉王府等著了?

楚玄淩伸手摁了摁自己的眉頭,心情煩躁。

見狀,莫宴將參茶推了過去:“王爺,您是不是累了,先喝點參茶緩緩,恕屬下直言,這蘭側妃再不好,也不如王妃,王妃當初可是害死小公子的間接凶手……”

聞言,楚玄淩脫口而出:“可她從來冇有承認過,會不會其中真的有什麼誤會?”

莫宴不理解的道:“能有什麼誤會,此等丟人的事,誰做了願意認,再說了,小公子都說了是王妃,難道小公子還能冤枉她嗎?反正屬下覺得,王妃比不上蘭側妃。”

“行了,你下去吧。”

楚玄淩隻覺得頭疼。

莫宴看著還想說彆的,可又把到嘴邊的話給嚥了回去,退下了。

*

“小姐,今日在侯府發生的事,肯定跟江蘭茵脫不開乾係!哪裡這麼巧的,那丫頭被程家的下人撞倒,這頭程雙就帶著人過來賠罪,怎麼看都不可能。”

春喜氣鼓鼓的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夜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