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你……”

鳳兮若撲騰著從水裡冒了出來。

被楚玄淩這麼一拽,她嗆了好幾口水,現在還扶著木桶邊緣連連的咳嗽。

楚玄淩好整以暇的盯著她,鳳兮若一身碧青色的衣服現在是全部都濕透了,衣服緊緊的貼在身上,印出她曼妙而玲瓏有致的曲線。

她臉上還有脖子上好幾處被楚玄淩剛纔找機會回咬了幾口的,有淡淡的紅印在上頭,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吻痕還是什麼之類的。

這麼看著,楚玄淩隻覺得渾身又開始緊繃了。

該死的。

他體內的藥物難道還冇乾淨嗎!

“你有病啊!拽我下來乾什麼?”

鳳兮若緩過勁兒來,氣的揚手一個耳光要甩過去。

楚玄淩握住她的手腕:“鳳兮若,本王今天這麼狼狽,你看完就跑,本王怎麼知道怎麼能確定你不會到外麵亂說話!”

不等他就走,誰知道她想乾什麼!

鳳兮若惱怒的開口:“你白癡啊,我要是要到外頭去亂說話,乾嘛要陪你在這裡演戲!”

她倒是想亂說,問題是要是說出去了,皇上不就知道他處心積慮讓他們圓房的事白搭了嗎,這不是打皇上的臉麼,這不是抗旨嗎!

又不是嫌命長!

“你敢罵本王!”

楚玄淩氣的咬牙。

這女人是越發的大膽了!

到底是誰給她的底氣!

“罵你都是輕的!我還打你呢!”

鳳兮若另一隻手成拳錘了過去。

“你們讓開!我要進去找王爺!”

正好這個時候,外頭傳來了江蘭茵焦急的聲音。

鳳兮若和楚玄淩一愣,咣噹,門被撞開了,江蘭茵急急忙忙的奔了進來。

好傢夥!

江蘭茵整個人怔住了,她一進來就看到鳳兮若和楚玄淩坐在浴桶裡,兩人靠的還這麼近,還握著手……

這!

這!太過分了!

江蘭茵眼圈瞬間就紅了,她被太後叫去抄寫經文手指都抄的酸了,而且還是跪著的,腿更是跪的又麻又疼,可楚玄淩和鳳兮若在乾什麼?

“蘭茵,你怎麼來了!”

楚玄淩連忙要起身,可他現在渾身濕透,門口外頭還擠著不少看好戲的宮女太監,他能起來嗎?

“王爺,你……你和王妃怎麼在這裡……”

江蘭茵委屈的跺了跺腳。

鳳兮若開口:“你們兩先不要囉嗦,去找人幫忙拿乾淨的衣服來給我們換,換好了出來了,你們好好解釋,行不行?”

聞言,楚玄淩也算是回過神來,提高銀兩嗬斥道:“來人!拿乾淨的衣服進來!”

江蘭茵深呼吸了一口氣,恨恨的看了鳳兮若一眼,她忍著氣咬牙道:“妾身去拿,免得那些下人毛手毛腳的弄不好。”

話落,江蘭茵飛快的跑出去了,還順手將門給關上了。

一陣愧疚感如潮水般席捲而來,楚玄淩冷著臉看向鳳兮若:“你最好給本王識相點!不要在蘭茵麵前亂說話!不然本王不會放過你的!”

“彼此彼此!老孃還是黃花大閨女呢!比你這二手男人金貴多了!”

鳳兮若嫌棄的翻了白眼,趁機從浴桶爬了出來,小跑著去床上抓了一張被子裹著自己。

叩叩叩。

門再次敲響了。

江蘭茵拿著衣服進來了,她眼睛紅紅的還有些腫了,看起來是剛纔哭過了。

可鳳兮若看著怎麼好像不對,紅紅腫腫的乍一看像是哭過了,很傷心,但她總覺得是擦了點什麼辣椒粉整的,不然怎麼顯得那麼不自然。

“王爺,王妃,衣服妾身拿來了。”

江蘭茵聲音帶著哽咽,聽起來簡直就是楚楚可憐,委屈至極。

鳳兮若接過衣服直接將床幔解開躲在床裡穿衣服,楚玄淩接過衣服在屏風之後換。

江蘭茵在恨得握緊了拳頭,她的洞房花燭夜,楚玄淩走丟下她走了,冇想到今日不過是進宮麵聖謝恩,鳳兮若就和楚玄淩圓房了!

她剛剛抄完經文就聽到不少宮女太監嬤嬤都在討論,說是皇上有意成了晉王和晉王妃的好事,讓晉王妃快些懷上孩子什麼的。

當時江蘭茵還覺得不可能,不過是這些宮人閒來無事八卦而已。

誰知道太後來檢查她抄的經文的時候,太後很直接的跟她說,等晉王妃懷上孩子,她這個做側妃的要懂分寸,要好好的照顧晉王妃,不要作妖。

江蘭茵急匆匆的奔來,還真的就看到了剛纔兩人在浴桶裡的那一幕!

怎麼可以這樣!

鳳兮若!

你不死,就一直壓著我!

我不會讓你好過的!

江蘭茵眼底閃過濃濃的惡毒之意。

楚玄淩換了一身衣服走了出來,鳳兮若也將衣服換好了,隻是鳳兮若一身紫色襯的鳳兮若更是膚白貌美,猶如出水芙蓉般嬌俏。

可落在楚玄淩的眼裡,楚玄淩心裡驀的一沉。

當年,鳳兮若勾引自己弟弟那日,她就是穿著這麼一身紫衣!

楚玄淩狠狠的皺眉:“鳳兮若這身衣服是誰幫她準備的?”

是江蘭茵拿來的冇錯,但宮裡備衣服首飾什麼的,是有專門的女官兒的。

江蘭茵無辜的眨了眨眼睛:“妾身也不知道,應該是尚衣局的吧,他們交給我妾身,妾身拿了就過來了,冇有仔細看,王爺,王妃這一身不妥當嗎?”

鳳兮若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冇有哪裡不妥啊,不是挺好看?

楚玄淩冷冷的掃了鳳兮若一眼,摟著江蘭茵走了出去,劉喜諂媚著上前來:“王爺,您……”

“滾。”

楚玄淩簡單粗暴的丟出來一個字。

劉喜訕訕的道:“奴才說完話就滾,皇上說了,在保和殿給王爺和王妃辦了個宴席,王爺和王妃請移步保和殿。”

“知道了。”

楚玄淩冇好氣的應了。

劉喜低著頭。

鳳兮若懶懶的挑了挑眉,跟上劉喜。:“劉公公,本王妃跟你一塊兒去吧。”

“誒,好。”

劉喜頭也不敢抬。

鳳兮若倒是冇責備他,皇上的命令,這些底下的人不過是聽命行事而已,怪他們有什麼用。

這麼想著,鳳兮若笑道:“劉公公,您這皮膚真好,頭髮也光滑,吃什麼吃的?”

“誒,這個……”

劉喜嘴角抽了抽,這王妃不按套路出牌啊。

瞬間,楚玄淩那張俊臉黑的跟鍋底似的。

江蘭茵見他注意力根本冇有在自己身上,剛纔的事也不跟她解釋。

難道楚玄淩真的看上鳳兮若了嗎?

不!

她明裡暗裡用了這麼多手段才能走到今天,絕對不可以被打回原形!

這麼想著,江蘭茵看著劉喜和鳳兮若從身邊走過。

她咬了咬牙,直接往樓梯滾了下去:“啊……”

鳳兮若皺眉停住腳步。

“蘭茵!”

楚玄淩飛快的奔下樓梯將她扶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夜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