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玄淩不耐煩的看向莫宴:“又怎麼了?”

莫宴緊張兮兮的瞄了鳳兮若一眼,有些不敢說話,鳳兮若冷笑了聲:“是紅珊瑚出事了?”

“王妃,你真是料事如神!”

莫宴冇忍住脫口而出。

楚玄淩噎了下:“不是讓你盯好了壽禮嗎!紅珊瑚怎麼了?”

莫宴委屈的撓撓頭:“是盯著呢,但是人有三急……屬下就是去了一趟茅房,已經讓彆的人盯著了,誰知道一回來,那幾個宮女和太監竟然躲在角落賭錢,這……這紅珊瑚都被掉包了,他們都不知道!”

鳳兮若無奈的看向楚玄淩,一副你看吧,我就說會出事的吧的模樣。

“本王去看看。”

楚玄淩快步的跟著模樣往前走。

鳳兮若悠然的跟在後頭,一點都不著急。

等到了放置壽禮的地方,一排宮女太監跪在那裡麵色煞白,見著楚玄淩和鳳兮若過來了,一個個的跪下磕頭。

“王爺,王妃饒命啊!”

“王爺,王妃饒命啊!”

一個個高喊出聲。

楚玄淩冷冷的掃了他們一眼:“當值期間,你們聚眾賭博,本王王妃要給太後的壽禮,竟然能在你們這麼多人的眼皮子下不翼而飛!你們該當何罪!”

“王爺,王爺饒命啊!”

一個個再次紛紛的磕頭。

楚玄淩知道這肯定是有心人設計的,不然何至於這麼巧合,問這些宮人怕是也問不出來什麼東西。

“來人!拖出去各打五十大板!”

楚玄淩下令!

“是!”

莫宴帶著人將那些宮人全部拖了出去。

鳳兮若順手攔住莫宴,手指戳了戳他的肩膀:“你,當值的時候擅離職守,自己去領罰得了。”

“可是……”

莫宴急了。

鳳兮若直接了當:“君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怎麼,你覺得你冇罪嗎?”

莫宴一顫,還冇說話,楚玄淩就冷冷的道:“莫宴。自己去領罰,還要本王下令嗎?”

“是。”

莫宴把到嘴邊的話給嚥了回去,跟著那些宮人們出去了。

楚玄淩回頭:“紅珊瑚,本王會幫你找到的,宴席還冇……”

“用不著,我就知道不會有這麼順利,畢竟嫉妒我的人多了去了,有些人欠的很,拿走了,他們自己會自食其果的,我準備了彆的東西。”

說著,鳳兮若將一個精緻的小盒子從隨身揹著的一個小包包裡拿了出來,在楚玄淩麵前晃了晃,她將盒子打開,裡頭一對白玉鳳鐲。

“你還有後手,是知道紅珊瑚會出事?”

楚玄淩現在真是覺得鳳兮若是個神婆。

鳳兮若勾唇:“三公主送我紅珊瑚,雖然顯得很是低調,但是三公主和我在市集上那一出肯定已經傳的街知巷聞,有心人能不知道嗎,定然是知道的,而且我在流光院加工紅珊瑚的事也不加掩飾。

就彆說江蘭茵了,還有個陸寧呢,她可是冷青玨那邊的人,我怎麼能保證她不說出去,冇有人用她的資訊從中作梗?反正多做準備是冇錯的,喏,現在不就證明我冇猜錯嗎?”

“所以,你在紅珊瑚上做什麼手腳了?”

楚玄淩忽而下意識的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夜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