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著看就知道了,那人這麼囂張的直接在宮裡掉包我的紅珊瑚,估計也是大搖大擺的搬走的,畢竟那個紅珊瑚那麼大一個,要搬走能看不到嗎,既然這樣,那人搞不好等會直接用紅珊瑚作為壽禮送給太後呢,到時候就好玩了。”

鳳兮若勾唇淺笑。

楚玄淩皺眉:“還有人膽子這麼大,那東西是三公主給的,三公主能認不出來?”

“三公主認自然是認得出來的,但要是那人同三公主關係頗好,還有親戚關係呢?”

鳳兮若揶揄道。

楚玄淩一愣,反應過來了:“你說的是文王?”

文王和三公主可都是玉妃的孩子,是親姐弟,縱然多年不見了,但比起鳳兮若一個外人來說,人家會不會幫自己親弟弟?

“八成就是文王,剛纔那些宮人雖然什麼都冇有說,但是我看到他們賭錢的東西了,他們在鬥蛐蛐兒,你見到那隻蛐蛐兒了嗎,我看了一眼認出來了。

那是城中有名的金角大王,在鬥蛐蛐兒這一方麵那是無敵,城中很多人都知道,而金角大王這蛐蛐可就是文王的寶貝,一批宮人竟然能同金角大王鬥蛐蛐兒賭錢,若不是文王給的,他們能嗎?”

鳳兮若彎了彎嘴角。

不得不說,她暗中每天都派機器人去城中蒐集各種訊息,而且蒐集的不僅是關於楚玄淩弟弟生前的各種蛛絲馬跡,還有各種偏門的小道訊息那是正確的,至少她見識更廣闊了,知道的東西更多了。

那金角大王,她隻看了一眼,就知道是文王的東西。

楚玄淩眼裡閃過一絲絲的驚訝:“鳳兮若,你知道的東西還很多。”

“廢話,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什麼都不知道,那不是等死嗎,做你這王妃,那麼多敵人,一點好處都冇有,不得自己防著點怎麼行。”

鳳兮若嫌棄的很。

楚玄淩咬牙切齒:“是你耍心機非要嫁給本王的!你以為本王願意娶你做王妃嗎?”

“哦,是嗎?”鳳兮若打量他片刻,“那去皇上那裡,我們和離?”

“做夢去吧你!你說嫁就嫁,說和離就和離,本王的麵子給你踩在腳底下嗎?”

楚玄淩恨不得將鳳兮若這女人的嘴給堵上!

鳳兮若哼了聲,睨著他:“麵子重要還是過的舒心更重要?我要是你,那就不管麵子,能和離那就趕緊的和離,不然相看兩生厭,自己也不高興。”

“你少廢話!你把本王拉進你的坑裡,本王也不會讓你獨自跳出來享福的。”

楚玄淩冷冷的看她一眼。

兩人正在互懟,不遠處響起了撞鐘的聲音。

按這裡皇室的規矩,辦壽宴是要撞鐘的。

也就是說宴席要開始了。

楚玄淩收回視線,咬牙切齒的道:“本王不想跟你說廢話,宴席要開始了,你收斂一點。”

“放心,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收斂,我也收斂,咱們彼此彼此。”

鳳兮若淡淡的道。

兩人一前一後走了出去,都懶得搭理對方,直接往辦宴席的長生宮走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夜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