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晉王殿下,晉王妃到!”

有宮人將他們引了進去坐下,長生宮裡張燈結綵的,裝飾的極為奢華,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要過年了。

有天師在高台上帶著徒弟給太後做法祈福,皇上皇後還有各位妃嬪也都在一側一同祈福,太後一身華服今日看起來紅光滿麵的,年輕了至少五歲。

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祈福儀式完畢,天師帶著徒弟退下,眾人開始輪流送禮。

楚玄淩送的是一副極其稀有的名家古畫真跡,引起了眾人的讚歎。

“晉王果然是財大氣粗啊,這李猛的真跡都能找到。”

“誰不知道太後最喜歡的就是李猛的畫兒啊,可能找到的真跡真是五個手指頭都能數得過來。”

“晉王那不愧是晉王啊!”

鳳兮若將她的白玉鳳鐲獻上,雖然不夠驚豔,但在眾人的眼裡也算是中規中矩。

隻是太後一看那白玉鳳鐲,眼裡忽而閃過一絲絲的動容,雖然一閃而過掩飾的極好,可太後卻立即愛不釋手的將白玉鳳鐲戴在手上,直接賞了鳳兮若的一對夜明珠作為答謝,這就能看得出來,太後是真的喜歡那一雙白玉鳳鐲。

“太後收了這麼多壽禮,唯獨給晉王妃回禮了,說明真的很喜歡那白玉鳳鐲啊。”

“連晉王送的李猛的真跡,太後都隻是多看了幾眼讚許了幾句,冇想到晉王妃的就給回禮了。”

“那白玉鳳鐲雖然也珍貴好看,可也不至於啊。”

一個個的賓客小聲的交頭接耳,很是疑惑。

楚玄淩看向鳳兮若:“你送的東西倒是很有針對性。”

“那當然,我不送就不送,一送那當然要一擊即中。”

鳳兮若靠在椅背上,她送這白玉鳳鐲也是有典故的。

聽說太後孃娘年輕的時候有一個心上人,兩人私下都定了終身,交換的定情信物就是這白玉鳳鐲。

隻不過後來家中將她送進宮來了,她和自己的心上人隻能生生的分開。

再後來太後的心上人相思成疾病逝了,太後一直都偷偷的保留著那隻白玉鳳鐲。

後來有一次陪同去華光寺祈福,不知道為何白玉鳳鐲丟了,怎麼都找不到,太後也不敢聲張,畢竟那麼多人盯著自己,她卻大張旗鼓的去找一隻白玉鳳鐲,若是有人深究,這不是要命嗎?

一晃就這麼多年過去了,太後本以為自己已經忘卻了年少那一段深情,卻冇想到白玉鳳鐲失而複得,她能不感動嗎?

即使知道這不過是埋藏在心底裡的一個小小的念想,但總是寬慰的。

楚玄淩眼神深邃,不得不說,這女人確實越發的出乎自己的意料了,她像是什麼都掌控在手裡,遇事一點都不慌亂,每每都能令人刮目相看。

“不就是白玉鳳鐲嗎,有什麼了不得,太後那是給你麵子。”

一個輕蔑的聲音傳了過來。

鳳兮若側頭看過去,文王不屑的挑眉,明顯的很是不爽。

楚玄淩迎上他的視線:“文王,似乎該到你去獻禮了,本王倒是想看看你送的是什麼東西。”-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夜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