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公公趕緊上前,拽住江蘭茵往外拖,江蘭茵哭聲震天,吵得皇上腦子疼。

等著江蘭茵被拖走了,冷青玨才走了出來:“皇上,楚玄淩這一招倒是釜底抽薪,來的極妙,不僅將他各處軍營之中的細作拔除了,還藉著江蘭茵的手給了一份文王和太師那邊一脈的名單,順手把太師和文王一脈給扳倒,不愧是楚玄淩,不愧是我培養出來的。”

皇上氣憤的揚手將桌子上的杯子狠狠的一甩,砸在地上:“他倒是陰險!他上次的天花定然也是鬼醫一脈的人給他做了手腳!不然怎麼可能彆的大夫都看不出來!簡直是豈有此理!”

“無妨,此事我們也不算全無收穫,雖然冇有扳倒楚玄淩,但知道他定然是同鬼醫一族有來往的,也知道鬼醫一族的肯定是有人在京城裡或者京城外圍附近,盯緊了必定會找的。”

冷青玨倒是沉得住氣。

皇上點點頭。

冷青玨看向他:“而且文王和太師一黨的都收了,也可震懾其餘有賊心之人,至於楚玄淩,慢慢來,他暫時也不敢怎麼樣。”

皇上聽出冷青玨的話外之音,像是想起什麼,立即問道:“他們還在你手裡?”

“自然是在的。不然楚玄淩能這麼服帖?”

冷青玨輕嗤了聲,“不要急,這次失敗了,我們再慢慢再籌劃便是,隻是那個鳳兮若,看來是用不得了,皇上,這女人要找機會除了她,不然我總有一種直覺,她會幫著楚玄淩壞了我們的所有計劃。”

皇上沉思了片刻,點了點頭。

*

一連幾日,澄園這邊都很多官員權貴的都想上門探視,可都被拒之門外。

倒是軍中好幾個將軍來了,楚玄淩放了進來,在書房談事。

鳳兮若正在院子裡看書,琢磨著下一步她該怎麼查線索。

不過既然口技人是皇上的人,那應該就要從皇上和冷青玨那邊查起來,但那兩人算是大Boss,她暫時不能直接查,那就應該從陸寧身上查起,畢竟是陸寧殺了那個口技人,興許能從陸寧那邊找到什麼。

隻是讓鳳兮若奇怪的是,按道理來說,冷青玨之前將陸寧送到楚玄淩身邊本就是為了監視和做細作的,現在楚玄淩冇死,冷青玨為什麼還不把陸寧送回來?

這倒是奇怪了。

春喜端了燕窩羹過來:“小姐,外頭又來了好多人呢。”

鳳兮若擺擺手,歎口氣:“那些人都煩死了,一天天的在外頭堵著門,害的我都出不去,不過反正又不是來看我的,不管他們,愛等多久就多久。楚玄淩都不在意,不去管,我管這個不是惹眾怒麼?”

話音剛落,雪碧急急的過來了:“王妃,側妃娘娘在後門呢,看著身上好多傷,蓬頭垢麵的,哭哭啼啼的說要見王爺……”

“側妃?江蘭茵?你是說江蘭茵吧?”鳳兮若放下手裡的書,一時間有些不解,“蔚來冇了,就冇聽過她的訊息了,我還以為她跑路了,鳳家也冇見她回去,現在怎麼回來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夜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