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鎮定的道:“江姨娘,你彆那麼激動,不然你肚子裡的那個提前蹦出來,可就不好了,莫宴,送客吧,直接扛出去得了。”

莫宴趕緊揮手,幾個下人飛快的上前將掙紮的江姨娘扛了起來,江姨娘也不敢過度的掙紮,畢竟要是真的摔下來了,她肚子保不住了,那怎麼是好?

“鳳兮若!你個不孝女!你這樣會遭天打雷劈的!你不得好死!你……”

江姨娘被扛著出去了,澄園的門關上了,也聽不到江姨孃的聲音了。

“此事若是你需要,本王可以叫林玉清去一趟,偽裝一下便是。”

楚玄淩猶豫了片刻,還是開了口。

“誰知道是不是真的病了,我去看看到底搞什麼鬼。”

鳳兮若眼神一冷,轉身就要往後門出去。

楚玄淩下意識的一把拉住她的胳膊:“等等,青天白日的,你若是光明正大的去,就算冇病,也要裝病,不是嗎?”

“你提醒我了,我還是回去歇著吧,我關心這些做什麼,又不是對我很好,管他們怎麼樣的,要是真的病了,江姨娘比我要著急的多,畢竟她肚子裡還有一個呢。”

說著,鳳兮若打著嗬欠進屋去了,順手還將門給關上了。

楚玄淩眉心擰了下,莫宴走了過來:“王爺,王妃真的不管了嗎?”

“安排暗衛,時刻盯著她,她就算不去,也會安排人去的,本王要看看到底誰在背後幫她。”

楚玄淩目光微冷。

莫宴點了點頭。

*

尚書府。

鳳尚書坐在房間裡的搖搖椅上,江姨娘挺著肚子回來了,撒著嬌道:“老爺。鳳兮若那個小賤人,聽到你病的這麼嚴重,都不肯救你,真是白生她了。”

聞言,鳳尚書將手裡的蜜瓜放下,怒氣騰騰的坐了起來:“她不願意?”

“那可不嘛,我挺著肚子去找她,又跪又求的,她倒好,一點情麵都不講,說自己已經嫁給晉王了,是晉王妃了,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現在她可不是鳳家的人,你要死,那是你的事。”

江姨娘添油加醋的道。

啪!

鳳尚書氣的一掌拍在桌子上:“反了她了!嫁出去又如何,嫁出去就以為撇得開關係了嗎?我是她爹!就算再如何,她也是要救的!”

江姨娘趕緊上前給鳳尚書順氣:“好了好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這個女兒向來滿腦子隻有男人,為了那個楚玄淩,什麼不要臉的事都願意做,如今她怕自己死了可不就做不來這個晉王妃了嗎,你這父親有何用,她早就忘了你了,也忘了這門親事也是你這個父親爭取來的。”

一時間,鳳尚書冇有說話,臉色鐵青。

江姨娘看著差不多了,小聲的道:“老爺,皇上讓你裝病,就這麼一招就試出來了,鳳兮若早就同鳳家離了心,咱們可是要防著點,搞不好哪天她就夥同楚玄淩反水了,到時候怕是要連累我們。”

鳳尚書眼神冷了下來,氣沖沖的蹭的起身。

江姨娘趕緊拉住他:“老爺,你這個時候去哪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夜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