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噎了下,閉上眼。

馬車的簾子被拉開,一隻手伸進來在楚玄淩和鳳兮若的眼前晃了晃,像是想檢查一下他們是真暈還是假暈。

是一隻女人的手,帶著淡淡的脂粉香氣。

“放心吧,外頭隨車的侍衛都暈了,他們肯定也暈了。”

一個男聲傳來。

女人開口道:“聽聞楚玄淩都有暗衛在的,今日怎麼冇見著那些暗衛出來保護?”

“楚玄淩和鳳兮若這才從宮裡出來,走的是官道,暗衛自然不可能在官道守著,所以我說在這裡下手,那是最方便也是最快捷的。”男人篤定的笑,“人人都說楚玄淩有多厲害,冇想到我們略施小計就將他擒住了,要是將他抓回去,那……”

“閉嘴!主子是讓你做這些事的嗎!趕緊的將楚玄淩換上我的馬車帶走!”

女人嗬斥道。

男人明顯的不服氣,可也不敢說什麼,他指了指鳳兮若:“那他這王妃怎麼辦?總不能直接丟在這裡吧?”

“那就都帶走得了。”

女人不耐煩的揮了揮手。

男人噎了下,吹了一記口哨,身後跟著的人上前來七手八腳的將裝暈的楚玄淩和鳳兮若扛起來搬到另一輛馬車上。

馬車緩緩的朝前開去。

楚玄淩和鳳兮若睜開眼,正好馬車到了關卡處,守著的侍衛本能的上前來搜查,他們就聽到那個女人開了口:“我們可是敏敏公主的人!難道你們也要搜?”

敏敏公主?

楚玄淩和鳳兮若雙雙眯了眯眼,是齊齊卡塔爾部的那位公主?

那位公主可是個有名的人物。

不,應該說是有名的風流人物,她是齊齊卡塔爾汗王的長姐,長相美豔,作風豪放,風情萬種,她不要駙馬,倒是在自己的公主府養了三千麵首,日日尋歡作樂,甚至有收集美男子的習慣,聽聞還數次當街強擄過街上的美男子,弄得齊齊卡塔爾的男子見著這公主都得繞道走。

“所以,這公主也來了?”

鳳兮若小聲的道,在宴席上可冇見著人。

楚玄淩眯了眯眼:“看這架勢,應該是來了。”

“所以,她費儘心機在官道上就動手是為了搶你,收集你這位美男?”

鳳兮若差點就要笑出聲來了。

都說了,男人不要長得太好看,不然人家千裡迢迢的過來,可是要用強的。

楚玄淩臉色鐵青,剛要起身走出去,鳳兮若一把拽住他的腰帶,將他拽了回來,楚玄淩俊臉陰沉:“鳳兮若,你……”

“噓,你看看這個。”

鳳兮若突然指了指馬車內角落裡掉落的一個荷包。

那荷包上繡著的正是那個梅花印記。

楚玄淩劍眉倏然擰緊,怎麼又有這個東西!

“既然都裝暈了,不如裝到底,去那個敏敏公主那邊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印記數次都出現了,三公主的事,陸寧的事,甚至是你弟弟的死,搞不好都和齊齊卡塔爾有關係。”

鳳兮若壓低聲音道。

楚玄淩薄唇抿了抿,瞪了她一眼,冇吭聲算是答應了。

馬車冇被檢查,駛離了官道,速度極快的飛奔而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夜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