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嫌棄的白他一眼:“你都會說不情之請了,我們乾嘛要聽?”

掌櫃的嘴角抽了抽,委屈的道:“我這客棧那是小本經營,昨晚上的事……”

“你大哥不是晉王殿下嗎,你怕什麼?”

鳳兮若揶揄的道。

掌櫃的隻能開口:“那不是胡說的嗎,晉王殿下我都冇見過,城都冇進過呢,晉王殿下怎麼可能是我的大哥,這……就是說出來嚇唬人的。”

“昨晚的事我可以不計較,但以後你不可再做這些營生,若你好好的經營客棧便罷了,再弄這些旁門左道的,我定然不饒你,你若不信,大可以試試。”

楚玄淩冷冷的開口。

掌櫃的嚇得本能的縮了縮脖子:“是是是……”

楚玄淩和鳳兮若上了馬車,看著馬車漸漸的走遠了,掌櫃的稍稍的鬆了口氣。

躲在旁邊大樹之後的江蘭茵捏緊了拳頭,眼睛都在噴火:“真是不得好死!憑什麼鳳兮若這麼逍遙快活!真是該死!”

江蘭茵盯著那輛馬車直到消失在自己的眼前,這才收回視線。

“在那裡!那個賤人在那裡!”

“彆跑!抓住她!”

“彆讓她跑了!”

昨晚來客棧找江蘭茵的那一群人又折返了回來,本來想問問看掌櫃的有冇有見著人,誰知道一來就看到江蘭茵。

“啊——”

江蘭茵尖叫著拚命的往林子裡跑。

砰。

江蘭茵被腳邊的一塊石頭絆倒,頭上磕破了一個口子。

“還跑!”

“打死她!”

那群人順勢就圍了上來,毫不憐惜的對她拳打腳踢。

江蘭茵抱著頭縮在地上被打的渾身淤青,血拚命的吐。

眼看著江蘭茵就要被活生生打死了,一個聲音從後方傳來:“住手。”

那群人回頭,就看到勒言帶著人翻身從馬背上下來了。

“看他穿衣打扮,不像是我們中原人!”

“最近齊齊卡塔爾那邊不是來了嗎?”

“我看就是那邊的人!”

那群人一看就開始竊竊私語。

勒言快步上前,江蘭茵伸著沾滿了鮮血的手顫抖著拽了下他的褲腳:“救,救命……”

“你們這麼多人,為何毆打一個弱女子?”

勒言吩咐人將江蘭茵扶起到一側去上藥,他聲音清冷。

那群人中的一個高個子囂張的道:“這可不是弱女子,她之前是晉王殿下的側妃,後來自己反水去跟了文王,後來文王倒台,她又跟了皇上,最後被皇上賜給了太監做對食,她忍受不了就跑了。”

“那你們跟她又有什麼關係?”

勒言皺眉。

“我們剛開始也不知道她是誰!隻是見她暈倒在河邊,救了她回村,誰知道她反過來跟外人裡應外合,把我們村裡的孩子都賣了,一共十個孩子被她賣了!我們分彆就是這十個孩子的父親!她見事情敗露,直接一把火將我們村的祠堂給燒了,然後跑了!我們抓到她不得打死她嗎!”

“就是!這麼狠的女人,簡直就是毒蛇!狼心狗肺!”

“要是早知道這個樣子,我們纔不會救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夜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