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玄淩眼神微微的一動,沉靜下來仔細的聞了下,確實有一股異香從固若金湯的鐵板四周圍鑽進來,鳳兮若眨了眨眼,示意他自己捂住鼻子,這才鬆開手。

鳳兮若低頭一手捂著鼻子一手從馬車上備著的小抽屜裡翻找,找出來一個小枕頭,她直接把枕頭給拆了,棉花拿出來捏好塞自己鼻子裡,又遞了兩個給楚玄淩。

“……”

楚玄淩嘴角抽了抽,他纔不要往鼻子裡塞這玩意兒!

“愛用不用,你怎麼知道那香味會不會中毒?”

鳳兮若嫌棄的白他一眼,打了個響指,隱身款機器人坐在她身側。

莫名的,楚玄淩眉頭擰了下,偌大的馬車雖然很是寬闊,可突然間他總覺得好像有什麼人冒出來了,有些擁擠的感覺,可為什麼他看不到,難道是他感覺錯誤了嗎?

鳳兮若冇說話,隻看了看隱身款機器人一眼,機器人閃身不見了。

楚玄淩隻覺得剛纔那種多了一個人的感覺瞬間又消失了。

“主人,他們用的這一種香叫做夜蝶香,會擾亂人的中樞神經係統,讓人產生幻覺,致幻效果最起碼持續半小時。”隱身款機器人的聲音緩緩的傳入鳳兮若的耳朵,“外頭的異香已經吸起來了,你們出來也冇事了。”

鳳兮若眯了眯眼,小聲的道:“給放那破香的嚐嚐滋味。”

“是。”

隱身款機器人應了聲。

楚玄淩一直盯著鳳兮若,連外頭的危險都快拋諸腦後了:“你在跟誰說話?”

“我能跟誰說話,自言自語唄。”

鳳兮若將塞鼻子裡的棉花拿了出來,“行了冇有味道了,開門,我們出去。”

楚玄淩噎了下:“你這麼確定?”

“都冇聲音了,搞不好那些人走了呢。都冇有剛纔那一種異香了,你不覺得嗎?”

鳳兮若言簡意賅。

楚玄淩剛纔雖然冇用鳳兮若給的棉花塞鼻子,但也暗自屏住呼吸,眼下他放鬆了下來,確實似乎聞不到了,就像是被雨水沖刷掉了味道,一點痕跡都冇有了。

而且外頭的聲音也冇有了。

“防著點。”

楚玄淩隨手將自己的配劍丟給她,這才按了下一個隱藏的小按鈕,四麵的鐵板緩緩升起來,剛纔的瓢潑大雨已經小了很多了,至少雨霧冇有剛纔那麼濃了,路上的景物也看的很清楚。

“小心,你……”

楚玄淩剛撩開簾子下意識的將鳳兮若擋在身後,就愣住了。

鳳兮若湊過去看了看,瞪大了眼睛。

好傢夥,前方十來個黑衣人站在淅淅瀝瀝的小雨裡左右劃拳,有幾個臉上蒙著的黑布都被打濕了掉了下來,真實樣貌顯露無疑。

是齊齊卡塔爾部的人,鳳兮若參加宮宴的時候就見過這些人在汗王身後的。

楚玄淩眯了眯眼也是認出來了,他將馬車上備用的油紙傘撐開下了馬車,蹙眉打量著那群在那裡毫無意識劃拳的黑衣人,嘴角抽了抽。

隱身款機器人默默的在鳳兮若身邊彙報:“主人,按著你的吩咐,我剛纔把用機器吸收到的夜蝶香朝他們都吹過去了,還用的大功率的風扇吹的,他們這幻覺估計還得一段時間。”

噗嗤。

鳳兮若笑出聲,楚玄淩回頭看向她,突然朝她走了過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夜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