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嘶!

鳳兮若這是不是瘋了!

好歹江姨娘是養大她的人,而且鳳尚書還在呢,她這是當鳳家是她做主了?

江姨娘麵色一白:“晉王妃,你這是什麼意思,這鳳家可是老爺當家做主呢,何時輪到你了!”

“既然是我做主,那我叫你跪著你該跪著了!”

鳳尚書也走了出來,一臉的怒容。

該死的!

剛纔鳳兮若和鳳尚書說了什麼了,鳳尚書何以變得這麼快?

江姨娘咬咬牙跪下,委屈的很:“老爺,你怎麼……”

鳳兮若淡淡的挑眉:“人人都知道,我向皇上要了銀兩那是為了讓父親帶去災區給災民們的,你倒好,竟敢私自盜用,讓你跪已經是輕巧的了,若是讓皇上知道了,這可是要株連九族的大罪!”

眾人大大的吃了一驚,紛紛看向江姨娘。

江姨娘也是愣住了,她是挪用了冇錯,但銀兩那麼多,她拿個一千兩的也冇人發現,反正也冇有清點啊,再說了,鳳兮若現在纔回來一會兒怎麼就知道了?

不對!

她不可能知道的!

江姨娘硬著頭皮道:“晉王妃,你這話就是純粹是汙衊了吧,我……我自然知道嚴重性,怎麼可能會挪用那些銀兩!”

“是嗎?”

鳳兮若微微一笑,指了指她身上掛著的那個小巧的手掌大小的香球。

“這東西是向芳齋的東西吧,其中的香用的事西域來的一種香料,極其珍貴,香球的外殼就是青碧玉石所製,內裡的珍貴香料更是價值連城,粗略估計要二百兩銀子。

而且這香料可是要每隔半月就換一次的,我看江姨娘這香球是嶄新的,想必是這幾日纔買下的,按著在鳳家,諸位姨孃的月例都是一樣的。

當然,江姨娘頗得父親寵愛,還掌了管理後院賬目的權利,自然月裡是給多些的,但也就一個月二兩銀子,這要存夠二百十兩,不……這可是要每隔半個月換一次的,怕是有點難。

雖然說,姨娘有管家之道,這麼多年也能存的下來,但我又聽聞向芳齋買這個那是需要訂購香料的,所謂的訂購,是需要提前壓一倍的押金在那的,這麼算來,姨娘若不是偷了皇上給的賑災的銀兩去用,那就是倒賣了府裡的東西纔有這麼多銀兩的吧?”

鳳兮若安靜的看著她。

嗬,江姨娘管家這麼多年,從尚書府盜賣了多少東西根本數不過來,就連原主親孃的很多寶物還有字畫兒之類的遺物全部都被她賣了,而且都是賤價出售!

原主的親孃當初陪嫁的東西多了去了!

而且原主最喜歡的是生母送她的一個小玉老虎的紙鎮,江姨娘可是故意將那紙鎮給打碎了,用那碎玉重新製了一個玉扇屏風送給江蘭茵!

吞了這麼多有的冇有的,總要她吐出來一點纔是!

江姨娘渾身一顫:“這個,這個是……”

“難道江姨娘要否認?那明日一早,我就讓人去向芳齋查一下,能這麼大手筆的買這麼個香球的人,定然是記錄在冊的,向芳齋的人不會記錯的。”

鳳兮若挑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夜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霸道王爺愛上我,和離後,霸道王爺愛上我最新章節,和離後,霸道王爺愛上我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