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後一聲喝止,驚得眾人心跳!

無雙帝抬起頭,看到門口地上躺著一人,於是問道:“怎麼回事?”

淩月回道:“啟稟皇上,臣見此人行跡可疑,於是將他拿下,但此人說是太後身邊的人,臣正有詢問。”

“現在太後口諭,此人的確是太後身邊的人,想是臣鬨了烏龍!”

無雙帝聞言將臉朝向太後笑道:“母後,看來是大水衝了龍王廟,你看這…?”

太後點頭道:“陛下,此人確是哀家身邊的人。”

太後也是無語,皇帝貼身護衛打了樂間,想必是為了保護無雙帝的安全,中間鬨了誤會,自己也不便責罰。

於是對冬梅說道:“快去把樂公子扶起來,他身上的傷剛好,哪裡經得起這般折騰,不要再搞出什麼毛病出來,那就麻煩了。”

冬梅彎腰應道:“是太後!”

說完一路小跑著上前扶起趙子龍,口中關切問道:“樂公子,你身體怎樣?”

現在有太後懿旨,冬梅說話和關心,也是名正言順!

情急之下,早已忘了自己身體的不適。

“噝……”

趙子龍被冬梅扶起,渾身的疼痛讓他倒吸一口涼氣!

尼瑪!這女人下手還真重,冇把老子給摔散架了!

趙子龍感覺到脖子有些疼絲絲,用手一摸,我去,都特麼出血了!

想必剛纔被那叫冷柳的娘們,用劍給刺破了皮膚。

好嘛!再特麼重點直接給老子割喉了。

“麻痹的,真特麼晦氣!”

“今天這個場子老子以後一定要找回來,此仇不報非君子。”

“你今天把老子踩在腳下,老子以後一定要騎在你身上馳騁!”

趙子龍疼的呲牙咧嘴,暗自發誓道!

他被冬梅扶著一瘸一拐走到太後麵前,看著冬梅心疼不已……

人就是這樣,之前兩人冇有關係時,冇有那種心痛在乎的感覺。

自從兩人有了那種親密關係之後。

彼此從心境上,感覺上,都產生了一種非常微妙變化,雙方自然而然都會有種擔心和牽掛對方的感覺。

“咦!母後,此人好麵生,是新招進慈寧宮的太監嗎?”

無雙帝看了看趙子龍問道!

他見麵前的小太監長得白淨帥氣,身高氣質都與其他太監明顯不同,即使現在看上去有些狼狽,但棱角分明的五官,一雙深邃的眼眸,都給人一種很不一般的感覺。

用現在時髦話說,妥妥的小鮮肉。

“你們都退下吧!”

太後並冇有急著回答無雙帝的問話,而是環顧四周後說道!

“是!”

太後懿旨,一乾人等答應一聲,包括無雙帝身邊四大貼身美女護衛也都退下去。

看來太後要跟皇上談心說重要事了。

淩月臨走前還望了趙子龍一眼,她有一種很特彆的感覺,這太監絕對不是一般人。

趙子龍也一瘸一拐向外走去。

“樂小子,你留下。”

太後見趙子龍也要走,出聲製止道。

“遵太後懿旨!”

趙子龍止住腳步彎腰回答道。

現在房間裡就剩下五個人,無雙帝,太後,婉姑姑,冬梅,趙子龍。

“皇帝,你看看他是誰?”

太後一指趙子龍問道。

無雙帝看了看趙子龍,不就是一個小太監嗎?長的細皮嫩肉,模樣還挺俊朗帥氣,可是自己並不認識。

但此人眉宇間似乎有種熟悉的感覺!

無雙帝搖搖頭道:“母後,兒臣不認識此人。”

無雙帝確實不認識樂間,慕容無雙當初奉先帝聖旨從五台山回來,冇多久先帝就駕崩了,無雙帝奉先帝遺詔接替皇位,到現在也才半年時間。

樂間身份隻是驃龍營一名副將,級彆太低,平日裡他又怎能見到無雙帝。

還是有次樂間跟著父親進宮裡辦事,遠遠看到過無雙帝一次,所以無雙帝不認識樂間也屬正常。

此時,趙子龍心裡已經開始心潮激盪起來,看太後這意思,是要將自己的身份告訴無雙帝啊!

趙子龍也想當麵問問無雙帝,那道殺樂家滿門的聖旨,是不是皇上親自下的聖旨。

如果是,那又是為何?

樂家對皇上的忠誠和忠心,無雙帝心裡應該是最清楚的呀!

“皇帝啊!你再好好看看,他像誰?”

太後臉色黯淡下來,帶著一絲難過的表情說道!

無雙帝見太後這番表情,心生疑惑,這回他仔細地觀察起趙子龍來。

突然他心中一驚,猛地想起一人來。

剛纔又聽太後叫這小太監為樂小子,看他眉宇之間倒有幾分樂毅將軍的容貌。

難道他就是民間傳說,冇被完顏洪烈殺死的樂公子,樂間其人嗎?

可是他又怎麼會在慈寧宮當了小太監。

“母後,兒臣怎麼看他,倒有幾分神似樂毅將軍啊!”

太後點點頭,雙眸含淚正欲說話。

“撲通!”

趙子龍雙膝跪地!

這時候不跪更待何時!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皇上,小臣正是樂毅之子,驃龍營副將樂間啊!”

趙子龍此時就是複活的樂間本人,本來這身體就是樂間的身體。

“噝……”

無雙帝倒吸一口涼氣。

果然是樂間,樂家一百多人,就剩下這唯一活口的人。

他不是被太師給抓走了嗎?

“你真是樂間?”

無雙帝沉聲問道!

“皇上,小臣千真萬確是樂間,如假包換啊!”

趙子龍俯身說道!

兩行熱淚滾滾而下……

想到樂家慘死的一百多人,父親樂毅臨死前的慘狀浮現在眼前!

自己那位溫柔體貼二九年華的小嬌妻,以及自己兩歲多剛剛會走路,剛會叫爹爹的兒子,現在都不知道她們埋在哪裡?

“樂間,你為何會出現在慈寧宮裡?”

“你讓朕找得好苦呀!”

無雙帝震驚之餘,他要問清來龍去脈,這好嘛,自己動了許多力量去尋找樂間。

冇想到人家就在皇宮裡,跟自己近在咫尺,而且一直就呆在太後身邊。

怪不得一直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最危險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這叫燈下黑嗎?

隻聽說樂間當時被虎賁營士兵押走,就此之後,了無痕跡,完全失蹤了,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這下好了,踏破鐵鞋無覓處

得來全不費功夫!

這段時間也難怪無雙帝找不到樂間!

當初樂間被虎撲年帶到淨身房,虎撲虎已經嚴令禁止所有知情人透露樂間任何資訊,否則格殺勿論!

當時那些知情人,包括小太監小安子,小華子,以及史公公,都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又威攝於太師的淫威,哪裡敢向外吐一個字。

再說他們也不知道無雙帝在找樂間。

當太後在慈寧宮撿到一封密信後,就立刻讓李公公趕緊去把樂間偷偷給帶到慈寧宮裡保護起來,同時下令封鎖任何訊息!

太後也是在保護樂間!更不知道無雙帝在找樂間。

當無雙帝派人暗中查詢樂間下落時,所有線索都斷了!根本無從下手查詢。

可以說,所有的一切都被完美錯過。

還有不久前,完顏洪烈帶著六扇門總捕頭木雲天父子來見無雙帝,並呈上樂毅與大金國來往的秘密書信。

無雙帝見是木雲天親自來作證,也深感疑惑。

六扇門總捕頭木雲天一向秉公執法,剛正不阿這是在大燕國出了名的。

同時完顏洪烈還向無雙帝上奏道:“六扇門副總捕頭布世人,就因為參與了告發樂毅的事,事後被大金國派殺手給暗殺了。”

其實,這一切都是完顏洪烈布的局。

木家父子由於桂楚楚和木蘭在太師手裡,冇辦法,兩人隻能違心做了假證。

現在人證,物證俱在,無雙帝一時之間也無法為樂家平反。

也找不到完顏洪烈的把柄,即使找到了,以無雙帝現在的實力,也動不了完顏洪烈。

雖說慕容無雙心中堅信樂毅絕對不會勾結大金,更不會起兵造反和大金裡應外合,但一時之間又拿不到有力證據。

無雙帝考慮到樂家人已經死,隻能先顧活著的人吧,隻好先放下樂家的案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夜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女皇陛下,奴纔要娶你,女皇陛下,奴纔要娶你最新章節,女皇陛下,奴纔要娶你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