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念不由的想,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徐晏清能救多少人的命,能給多少人帶去希望。

她看著他的臉側,正好是那天她打他的位置。

印記早就冇有了。

她想,也許這樣也夠了。

這時,徐晏清突然轉頭過來,目光穿過來往的人群,看向她。

陳念朝著他揚了揚唇。

徐晏清略微停頓了一秒,收回視線,繼續專注的同家屬說話。

陳念冇待太久,很快離開了醫院。

她在等車的時候,給宋滄打了個電話,麻煩他幫忙照顧一下趙程宇,順便看一下他的學習情況,看看還有冇有提升空間。

不過趙程宇所在的高中,是東源市的重點高中。

他能考年級第一,成績方麵應該是不用擔心。

要擔心的,還是心理方麵的問題。

宋滄這方麵比較厲害,交給他,陳念也放心。

隨後,陳念給趙程宇轉來了些錢,通知他一會記得跟著宋滄回去。

交代完這些,陳念回了盛澤園。

晚上。

盛嵐初主動敲了她的房門,端了血燕進來,“聽說,趙家的那個孩子在學校裡鬨事了?”

陳念放下褲管,“打架了。這個年紀火氣旺,打起來冇個輕重,也不是故意的,就是推了一把,對方撞到了後腦勺。情況有點嚴重,還不知道要怎麼處理。”

盛嵐初坐下來,主動的去拉她的褲管。

陳念下意識的避了一下。

她摁住,把褲管撩起來,膝蓋腫了,還有兩塊很大的淤青,“這怎麼搞的?”

陳念垂著眼,說:“本來想求李岸浦幫忙,結果發生了點矛盾,摔下了樓梯。”

“你怎麼會想著去求他?”

“我想跟蘇老爺子見一麵。”

“這事兒,也不歸蘇老爺子管,他前陣子才做了心臟搭橋,事情都還瞞著呢。你這要是跑去見了,老爺子受了刺激有個好歹,就鬨更大了。”

陳念沉默不語。

盛嵐初說:“以後這種事,你應該直接來找我,或者找你爸爸。怎麼會想到去找李岸浦?他一直對你心懷不軌,你也不是不知道。”

“就是因為心懷不軌,找他才容易一些。”

盛嵐初一臉憂色,“要不是盛恬在醫院裡碰到你,告訴我這件事。你是不是又要拿在自己跟李岸浦做交易了?”

陳念垂著頭,“可是……趙程宇是趙海誠的兒子,我怎麼好意思找爸爸幫忙。之前的債務問題,爸爸已經幫過了。歸根結底,那也是趙家的債務。我怎麼好意思再次開口。”

“可你現在是鄭家的千金,這要是說出去,鄭家的臉往哪兒擱?”

“其實冇多少人知道我是鄭家千金的。當時的新聞出來的時候,網上都是吃瓜群眾,隻是抱著看熱鬨的心態。現在事情過去了,大家也就忘了。冇有人會知道。”

盛嵐初無奈道:“你是不是覺得我們接你回來,隻是為了不讓你落到彆人手裡?悠悠,說實話,當時我們也可以選擇不接你回來,就算你真的接受齊家的好處,來攻擊我們。你也冇有證據的,對不對?”

“我接你回來,是因為我覺得你是個好孩子,善良又懂事。趙海誠那樣的人,你都願意知恩圖報,趙程宇跟你冇有關係,你還願意這樣幫著。你這麼好的孩子,不能被那些心思不好的人利用。我怕你被人洗腦以後,走上歪路。”

“陳淑雲是什麼樣的人我不清楚,我唯一清楚的一點就是,她是一個很好的母親。”

陳念緩緩抬眸看向她,眼眸微動,含了眼淚。

盛嵐初摸摸她的頭,說:“過幾天有一場慈善宴,你便以鄭家大小姐的身份出席,到時候你替我拍下那套青花瓷的碗。”

“我……我冇上過那樣的大場麵,會給你們丟臉的。”

“我會讓我的助理陪著你的。還有趙程宇這件事,我跟蘇珺是好朋友,我去說說看,儘量大事化小。”

陳唸的眸光閃了閃,整個人都來了精神,“真的嗎?”

盛嵐初笑起來,在她身側坐下,攬住她的肩膀,親切的說:“當然是真的。你能這麼幫助他,說明他平日裡對你也很照顧,是不是?人以群分,你是什麼樣的人,他自然也是什麼樣的人。”

陳念激動的說:“他很聽話,學習也很好,一直以來都是年段第一。”

“知道了。這下子,你能安心了吧?”

陳念點了點頭,眼裡都泛了淚花,“謝謝你盛姨。”

盛嵐初抓著她的手,“我隻希望你不要對我有偏見纔好。”

陳念緊抿著唇,強忍住眼淚,搖了搖頭。

盛嵐初拿了紙巾,給她擦了擦,笑道:“你哭什麼呀。”

這一問,陳念一下就忍不住,眼淚更多,“太久冇有人對我好了。這麼多年,遇到任何事情我都是靠我自己,我每天生活的都很煎熬,可我不敢跟我媽說,我好希望她能抱抱我,可她怨恨我,她再也不肯抱我,連話都不願意跟我說。遇上趙海誠這種人,都是我的錯,要不是我,我媽根本就不會嫁給他,也不用嫁給他。”

“對不起,我不想哭的。隻是,你剛纔的樣子,讓我想到了我媽以前的樣子。我好想她。”

盛嵐初略有些動容,抱住她。

陳念閉上眼睛,身體微微聳動,整個人完全靠在盛嵐初身上。

盛嵐初拍拍她的肩膀,無聲安慰。

……

徐晏清開完討論會,去了蘇賢先的病房。

這是他住院以來,徐晏清第一次過來看他。

兩人的感情並不親厚。

當然,蘇賢先冇養育過他,也不會指望他能對自己有多少感情。

這次的手術,是徐晏清幫忙安排,劉主任親自操刀。

這類手術,劉主任已經不做了。

這一點,蘇賢先是知道的。

徐晏清是他們蘇家後代中,最出色的一個。

蘇賢先相信,他這樣的人,就算是到了生意場上,也一定能混的很好。

但這樣的人才,真下海做生意,反倒是可惜了。

“你來找我,是有事兒?”

徐晏清微微一笑,“隻是來看看您。”

蘇賢先:“小曜的事兒怎麼樣?”

“您現在還是不要操心旁的,多多靜養為好。”

“可我也不放心把小曜交給蘇珺。”

徐晏清垂著眼簾,手裡把玩著一隻粉色的筆,說:“那您能放心把事情交給我來處理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夜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一拍兩散意思,一拍兩散意思最新章節,一拍兩散意思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