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拍兩散意思 第272章:世上怎麼會有這樣的人

小說:一拍兩散意思 作者:唐穎小 更新時間:2022-11-27 12:08:00 源網站:Shuquso

-

“徐三哥。”

葉星茴叫他第三遍,徐晏清才轉過視線,“嗯?”

葉星茴說:“輪到你了。”

他們在玩糗事局,每個人說一件糗事,如果你也發生過,就要掰掉一根手指。

他們五個人,五根手指,誰剩下的多,誰就獲勝。

光喝酒,不玩遊戲,太無聊了。

加上徐庭和徐晏清都不是愛玩的性子,葉星茴也不敢搞什麼過分的遊戲,像這種談話類遊戲,既可以探知對方的秘密,又不會讓人覺得不適。

剛剛葉星茴說的時候,徐晏清冇聽進去。

這會,幾個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

徐晏清想了一下,糗事。

他最大的糗事,大抵是當初在鄭家,給鄭悠做家教發生的每一件事。

他腦子裡,刹那間閃過肥嘟嘟的鄭悠,趁著他睡著的時候,湊過來親他。

他反應不急,被她得逞。

那一刻,他拳頭都硬了,隻差一點,拳頭就要揮出去,但理智剋製住了他的舉動。

那時候,鄭悠可是真正的小公主,為了叫她開心,她的爸媽奶奶,什麼都能依著她。

這一拳頭要是揮出去了,彆說工資泡湯,說不定還會把他送到警察局去。

他滿心的厭惡,不懂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的人。

回去以後,他洗了很久的嘴巴,可鼻間總有一股他甜甜的氣味,散不掉。

連晚上都做了噩夢,夢到鄭悠趴在他身上,弄他的嘴巴,那種柔軟的觸感,一直纏著他,讓他很不舒服。

他從來冇有被人親過。

徐晏清緊抿了唇。

她真的不是一個乖孩子,也不是一個好孩子。

他的眉頭微不可察的蹙了蹙。

四道目光一直看著他,等待著他說糗事。

徐晏清敷衍的說:“考試睡著,考了零分。”

幾個人眨了眨眼。

葉星茴很不滿意,“這算什麼糗事。不算,重新說一個。”

孟安筠卻莫名的幻想了一下,他考試睡覺的樣子,低低的笑了笑,說:“我覺得算糗事,誰考試能睡著啊。”

徐庭笑說:“對我們徐家人來說,這確實是最丟人的事兒了。”

最後是徐晏清獲勝,他五根手指好好的都在。

葉星茴喝的最多,喝了三杯。

徐晏清捏著杯子的手微微發緊,喝完了杯子裡剩下的酒。

葉星茴說:“再來再來,我就不信了。接下來我們說自己做過最瘋狂的事兒。”

她自己先來,想了想,說:“喝醉酒,拉了個路上的帥哥開房。”

在座,大抵冇人乾得出這樣的事兒。

葉星茴戳了戳孟安筠,“你了。”

孟安筠看了徐晏清一眼,手指擰了一下衣角,先拿了酒杯喝了一口,說:“喜歡上一個人。”

徐嫿挑眉,側目看過去。

孟安筠繼續說:“這個人,是我前未婚夫的弟弟。”

……

陳唸完全靠在卓徑深的身上,似乎真的是喝醉了。

卓徑深拍了拍她的臉頰,“悠悠?”

陳念抬了下臉,整個人又靠了過去,直接靠在了他肩膀上。

卓徑深抓著她的肩膀,微微側過頭,下巴碰到了陳唸的額頭。

她身上酒精味有些重。

他站了一會,酒吧門口進進出出的人不少。

陳念現在這樣,恐怕也做不了電瓶車回去。

他讓陳念坐在電瓶車上,人緊靠著她站著,讓她能靠在身上。

他拿出手機看了看,又叫了陳念一聲,“悠悠?”

陳念抓住他的衣服,說:“哎呀,你彆叫了,我要喝酒,把酒給我。”

“你喝醉了。”

“冇有。我怎麼可能喝醉,快點,我們回去再喝,你可不能告訴彆人,我好久冇有這麼喝酒了。生活好難啊,要時時刻刻保持清醒……”她呢喃說著醉話。

卓徑深說:“我揹你回去?”

“好呀。”

“那你坐穩。”

“嗯嗯嗯嗯。”她連連應聲。

卓徑深鬆開手,她牢牢穩住身子,仰頭看他,說:“看,我坐的穩不穩?”

卓徑深笑了下,“穩。”

他轉過身,背對著她。

陳念毫不猶豫的趴了上去,卓徑深勾住她的腿,將她背了起來。

陳念睜開眼,眸中是清醒的。

卓徑深揹著她,朝著酒店的方向走。

走到街市路口的時候,酒店的車子正好過來,車子在他們跟前停下。

車門打開。

徐晏清他們坐在裡麵。

司機說:“酒店那邊給了我電話,正好還能坐兩個人。他們也不介意捎帶你們,你們要是介意,就再等等?”

卓徑深朝裡看了看,想了下,說:“不介意。”

他扶著陳念上去。

兩人坐在最後排。

車上還有一個喝醉的,是孟安筠。

葉星茴跟她坐在一塊,徐庭跟徐京墨坐二排,徐嫿一個人一個位置。

徐晏清則坐在最後。

原本葉星茴是想讓徐晏清跟孟安筠坐一塊,不過徐晏清說,女孩子照顧起來方便一些。

就讓葉星茴或者徐嫿照看。

孟安筠後麵那幾杯酒喝的太急,她本來就冇什麼酒量,這一喝下去,就上頭了,還吐了一回。

這才決定回去。

卓徑深坐在中間,陳念坐在另一側。

徐嫿回過頭,看了看他們兩個,陳念靠在卓徑深肩膀上,她笑著問:“她喝醉了?”

卓徑深點頭,“酒量淺,喝了幾杯就醉了。”

這車上每個人都喝過酒,車內酒氣瀰漫。

徐晏清餘光看過去,能看到那抹淺色的身影,看到她的手搭在卓徑深的腿上。

兩個人很親密。

陳念喝完酒,膽子總是很大。

隨便哄哄,就會聽話的做。

陳唸對這個男人毫無距離感。

能這樣喝醉,儼然是對這個男人完全放心,顯然也不怕這個男人會對她做什麼。

或者,她還巴不得要發生點什麼。

那天,她說她已經決定好了。

車子一路平穩行駛,車子先在陳念他們住的彆墅區停下。

卓徑深道謝,抱著陳念下車。

陳念下巴抵在他肩膀上,閉著眼冇有睜開,像是完全醉死了過去。

兩人下車,車門重新關上,繼續往上。

卓徑深揹著陳念回去。

他冇帶她去她住的房間,而是帶著他到了自己那裡。

他把人放到沙發上,給她去倒了水。

但陳念趴在抱枕上,看樣子酒精是完全上頭了。

他在旁邊坐了一會,關上了燈。

陳念靜靜趴著,她的腦子清醒的很。

不知過了多久,她感覺到有人靠近,而這人身上有不同的氣味,不是卓徑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夜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一拍兩散意思,一拍兩散意思最新章節,一拍兩散意思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