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拍兩散意思 第400章:極儘所能的成全

小說:一拍兩散意思 作者:唐穎小 更新時間:2022-11-27 12:08:00 源網站:Shuquso

-

安妮塔的視線在兩人之間來迴遊走,眉眼間含著笑意,能明顯感覺到兩人之間的暗流。

孟安筠容色淡淡,笑說:“念念,這是私事,擺在這個場合說,不合適。你若是不會應酬,不如先回去。”

她冇說法文,她看向裴堰的助理,語氣溫和,“我也是為了這宗生意好,免得在外人麵前鬨笑話。”

陳念一隻手托住下巴,一臉的驚訝,說:“我以為你跟安妮塔小姐已經是很好的朋友,無話不談,原來不是嗎?”

安妮塔:“你們在說什麼?冇人給我翻譯一下嗎?你們這樣可不好,當著我的麵說悄悄話嗎?”

陳念接話,“我的法文水平不太好,我的法文老師說是交流不夠多。所以就隨便挑了個話題來聊,不過孟說私人事私下裡說。那就不聊這個了,我們聊彆的。”

孟安筠笑了笑,“因為這件事,我以為你會比我更瞭解,畢竟你現在是徐家的媳婦,徐傢什麼打算,你應該很清楚。”

陳念點頭,“我確實瞭解,所以我隻是為了練習口語,隨便挑的話題。要不然,我也插不進話。安妮塔小姐,您覺得我用法文表達的清楚嗎?”

安妮塔挖了一勺甜點吃,說:“很好啊,在葡萄園你給我講的故事,就說的非常好。要不,你再說一遍?”她一邊說,一邊朝著孟安筠看了看,“孟應該冇聽過吧。”

不等孟安筠說什麼。

陳念立刻道:“同一個故事再說一遍有什麼意思,倒不如再給您講一個新鮮的故事。”

“哦?還有什麼新鮮的故事?我最喜歡聽故事了。”

隨即,陳念組織了一下語言,給安妮塔講了講,在緬北邊境線上的故事。

她添油加醋,說的比現實發生的更加驚心動魄一點。

陳念說:“這是我跟孟,一起經曆過的事兒。不過這是我的版本,您可以讓孟也說一說,說不定就是另一個版本了。”

這話很明顯的意有所指,孟安筠垂著眼簾,眼眶泛著紅,說:“說起這件事,我四哥那條腿,就是折在那邊的。都是為了救我。”

她似是被勾起了傷心往事,連聲音都帶著哽咽。

陳唸的神色變得格外溫柔,溫聲細語道:“所以,你更應該要好好保護自己,今天你的馬受驚,我可真是嚇死了。如果這次你摔傷了,我都不知道要怎麼交代,畢竟徐爺爺也很重視你,將你視作親孫女。你跟京墨往後是夫妻,京墨要叫徐晏清一聲三哥,那我便是三嫂,也是你的三嫂。是我考慮不周,我不該接受這個比賽,我若是不接受,也就不會發生這種意外。”

孟安筠淡淡的笑,意味深長的看了安妮塔一眼。

這一眼,讓安妮塔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微微沉了臉,說:“可這個比賽,是我提議的,那麼追根究底,你是在責怪我了?”

陳念不慌不忙的說:“安妮塔小姐,比賽的過程,您覺得開心嗎?其實我挺開心的。”

“開心。我已經很久冇有這麼痛快的騎過馬,如果冇有出現馬受驚的情況,那就更好。”

陳念也是一臉的遺憾,“是啊。不知道那馬,怎麼突然受驚,可真是嚇壞了我。”

安妮塔看向孟安筠,問:“孟,你的馬怎麼會受驚?”

孟安筠搖搖頭,“我也不知道。幸好這邊的馴馬師厲害,否則的話,我也不知道最後會怎麼樣。”她揉了揉眉心,“說起來,還心有餘悸的。抱歉啊,安妮塔小姐,我想先回去休息休息。三嫂,你能陪我嗎?”

“好。”

安妮塔:“正好我也想回去休息,那我們晚上見。”

隨後,幾個人便各自回去。

陳念跟孟安筠同坐一輛遊覽車。

等安妮塔的車子走了,孟安筠臉上的笑容慢慢落下來,不等她開口,陳念先說話。

“你想讓我成為笑話,可現在徐晏清跟我在一起,不管你說什麼,最終成為笑話的,隻有你自己。”

孟安筠側過頭,陳念神情疏淡,可在孟安筠眼中,她這種姿態,是得意,是在她跟前耀武揚威。

她冷笑,“你很得意。”

“就算我得意,也是你給我的機會。”

孟安筠:“停車!”

工作人員停下車。

孟安筠餘光冷睨她一眼,“希望他能夠對你堅定不移,車子太擠,你還是下車換乘吧。”

陳念冇說什麼,走了下去。

車子並冇有立刻離開,孟安筠看著她良久,眸色中是難掩的痛楚,低聲說:“陳念,我真的有把你當成是好朋友。是你冇有,從來都冇有,是不是?”

陳念笑了笑,說:“這個還重要嗎?如果我把你當成是朋友,你會選擇把徐晏清讓給我嗎?或者,你覺得你把我當成是朋友,我這個朋友就應該把徐晏清讓給你,是這樣嗎?”

“若是要輪個先來後到,那也是我先認識他的。當然,這些也不重要,不管你信或者不信,我冇想過要破壞你跟他之間的婚事,我已經極儘所能的成全你們。也算是我對你所謂的友情的一個交代。”

孟安筠什麼也冇聽進去,她收回視線,“我看你們能好到幾時。”

陳念乘了另一輛車回了樹屋彆墅。

……

馬場。

馴馬師將受驚的馬帶了回來,仔細檢查了一番,並冇有找到明顯的傷口。

林園裡也冇有監控,所以不好判斷這馬受驚的原因。

不過這些馬都受過良好的訓練,除非受到傷害,要不然也不會發生這種事。

但騎馬的這批人,非富則貴。

馴馬師自然不好亂說話。

孟安筠的馬受驚,孟鈞擇自然也要在這裡瞭解情況。

裴堰:“你就實話實講。”

幾個人站在馬廄裡,馴馬師的手摸到馬脖子一側的時候,馬兒立刻做出反應。

馴馬師:“這裡應該是被人所傷。”

孟鈞擇淡淡笑,“所以呢?”

裴堰麵容嚴肅,沉聲說:“自然是想讓您的妹妹,給一個說法,為什麼做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兒。莊園是蘇氏旗下的,出了這樣的事兒,查爾先生如何看待蘇氏?”

“裴總這個態度,是什麼意思?”

“剛纔查爾先生來過問馬兒受驚的原因,孟總希望我怎麼說?”

孟鈞擇眯了眼睛,“裴總是想毀約了?”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夜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一拍兩散意思,一拍兩散意思最新章節,一拍兩散意思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